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页面:首页 > 资料征集
资料征集

档案纪录中的郏北之战

 

2015/4/2 9:24:53   来源:   人气:115

  常文理

     “顷据探报:共匪日来仍在寺街、红石寨……等村盘踞,冀图南犯……又接李益寿来函告急:云共匪已攻入谒主沟、够皮张一带,正与该部激烈战争中……即派队援助等语。理合一并报请钧座鉴核酌办……”
    这是临汝县民国县长张伯祥1945年9月2日 呈报国民党军队一位王姓副师长的报告。报告字迹潦草,改动幅度大,看来是在匆忙中草草写成的。
     这是怎么回事,让一位民国县长如此慌乱。
     事情要从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发生在郏县西北部,八路军与日伪军的一场战斗说起。
     1945年8月,抗日战争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日军江河日下,处于穷途末路。8月9日,毛泽东主席发表《对日寇最后一战》的声明。命令八路军、新四军及其他人民军队“应在一切可能条件下,对于一切不愿投降的侵略者及其走狗实行广泛的进攻……”遵照毛主席的批示,河南军区第六军分区对敌伪发起了新的攻势。第六军分区司令员刘昌毅率领三十七团和禹郏县、临登县地方武装,对郏北之敌发起连续进攻。
刘昌毅司令员带队于8月18日上午11时攻下由郏县县长刘子振固守的重镇高垌。这时,日本投降的喜讯传来,抗日军民载歌载舞,欢庆胜利。但是郏县城的日军却不投降。日军头目娃宏德一对伪军团长王明礼说:“没有襄城师团长的命令,不能撤走。在对待八路军的态度上和从前一样。”为了对付八路军,日伪军还调整了部署:驻郏日军中队加固了城防,将伪军“爱乡自卫团”主力集结于县城周边及郏县城西北地域,并求救于国民党临汝县长张伯祥,企图固守待援。
     面对顽固不化的敌伪,第六专区党政军负责同志坚决执行毛主席的命令组织部队和地方抗日武装,对郏县城日伪军形成了包围态势。刘昌毅司令员亲自在三七团和地方抗日武装攻城预备会上做了攻城动员报告。
     郏县城西北5公里的寺街寨,是八路军进攻郏县城的必经之路,是日伪西关镇长南子明的老家,由伪军“爱乡自卫团”刘德义中队和南子明的60多名看家伪军把守,共有140名人枪。
    刘昌毅司令员决定先把这块绊脚石搬掉,并派侦察员以小商贩打扮,深入寺街寨内,摸清了伪军的整个防御部署。寺街寨高坚固,青龙河呈月牙形环绕西寨墙,河滩宽广,构成天然屏障。寨墙四周布有鹿寨、栅子,还修有3个土炮楼。8月21日,部队将寺街包围,三十七团八连担任主攻任务,四连、七连助攻,九连在河西岸伏击打援,其他连队和地方抗日武装作预备队。进攻的突破口选在东寨门。首先在东寨门外的一家院落,实施迫近作业,打通院落,接近寨墙。同时,八连在北寨门外也挖通了数间民房。七连还制作了“土坦克”。(即用湿被褥蒙住方桌,战士们顶着桌子进攻,可起一定的防护作用),为进攻作好了一切准备。
     22日晨,总攻开始。部队先集中炮火攻东寨墙。伪军也疯狂扫射抵抗,三十七团团长窦尚初亲自带领八连穿过院落,靠云梯登寨。不料梯子被敌打断。连长杨连生命令突击排再捆绑梯子,继续登寨。通讯员候福顺去给突击排传达命令时,被敌击中英勇牺牲。刘昌毅见年轻的战友倒在血泊中,愤怒异常,向警卫员要了一壶酒,一饮而尽,怒目圆睁,右手举着手枪,声如雷鸣,命令道:“给我杀进去,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指战员们见司令员亲自上阵,深受鼓舞,无所畏惧地又一次竖起梯子,一个接一个往寨墙上爬。与此同时,七连也用土坦克攻到了寨墙下,并且以最快的速度挖透了寨墙,冲进了寨内,打开了寨门。这时伪军们乱成一团。守寨的中队长刘德义见势不妙,狡猾地对伪军们说:“弟兄们,经侦察,八路人数不多,枪法好的跟我去抄后路。”说罢,慌忙带护兵跑到寨西南角,从那儿的下水道逃跑了。有部分伪军瞧透了刘德义的花招,也一窝蜂似地离开阵地,挤到了下水道口。八路军进寨后,迅速向南、西、北三方扩大战果。寨内伪军早纷纷投降了。寺街很快被全部占领。由下水道逃跑的伪军,遭到河西九连和已占领寨墙的七连战士猛烈射击,伤亡惨重。刘德义被击中腹部,捂着肚子跑了几里路,最后也一命而亡。
    这次战斗,全歼“爱乡自卫团”第三区团(团长李长有)两个中队,使郏县西北部的第三、第四区团处于孤立无援之地,也使郏县城日伪军惊恐万状,伺机逃跑。
    8月24日 ,六支队继续南进,占据大卢寨和小卢寨,到仝楼后东折,向老庄急进。在老庄击溃国民党汝郏指挥官马安良的保安旅一部,接着占据郝庙、刘楼、葛花园一线,兵临郏县城下。
    正当准备攻城时,敌情发生重大变化。临汝伪军正急速向郏县城靠拢,宝丰日军已到郏县城集结,准备汇集郏县日军东撤襄城。这时城内日伪军困兽犹斗,也进一步调整部署,加强了城防。鉴于敌人兵力剧增,而郏县西北部伪军又处于分割状态,刘昌毅司令员灵活机动,命令部队放弃攻城,转向西北,向谒主沟的伪军进攻。
    谒主沟位于郏县西北禹郏交界处,距县城17公里。这儿群山环抱,青龙河将全村分为东西两部分。谒主沟寨位于河西高地,寨高壕深,易守难攻。“爱乡自卫团”第三区团长李长有派部下李振西、李振东、李振北三兄弟带40余人枪在此防守。李氏三兄弟长期依仗势力。在谒主沟一带欺男霸女,无恶不作,为西北乡一霸,百姓早对他们恨之入骨。为防止八路军西进,李长有又派伪军中队长张延令及红枪会武装共百余人入进谒主沟,配合李家三兄弟防守。
    8月29日晨,驻郏县城日军撤走。
    当晚,三十七团一部和临登县的白峪区干队占领谒主沟东北的牛金山石寨。三十七团主力和禹郏县地方抗日武装1000余人从黄道出发,将谒主沟团团围住。八连当晚就缴了青龙河红枪会的武装,继而占领河东大部分院落。次日黎明,刘昌毅司令员写了一封劝降信,委托两位李姓农民送给李家三弟兄,让他们缴械投降。同时又布置指战员向西寨喊话,展开政治攻势。但守敌不听劝告,企图固守待援。
    29日,八路军开始向河西主阵地进攻。李振北偷偷溜出谒主沟寨,到马沟向李长有求救。李长有送子弹一批,令其死守,并向王明礼和临汝县长张伯祥求救。30日下午 ,李长有带领300名伪军增援谒主沟。结果被守卫在三山的九连给挡住了,李部数次冲锋都没有效果。这时九连的子弹打光了。指导员康俊玉召集党团员开会,要求共产党员挺身而出,不怕牺牲,坚守阵地。他说:没有子弹用石头,没有石头用刺刀,决不能让敌人前进一步。傍晚,伪军又一次发起凶猛的进攻。九连指战员沉着应战,恰这时四连的增援到了,终于击退了伪军的冲锋。31日,再次发起攻寨。工兵把装满火药的棺材抬进寨墙土洞,点了导火索,实施爆破,响声如雷鸣。但寨墙没有炸塌,进攻没有得手。9月1日,在强大的攻势下,守敌眼见寨子难守,被迫投降,谒主沟被攻破了。
这就是著名的郏北之战。
    郏北之战期间,国民党临汝县长张伯祥先是收到伪军团长李长有的求救信一封。信中说“伯祥县长仁兄勋鉴:……弟正欲派报人送报告时,忽然共匪攻入谒主沟、够皮张一带,与弟队接触,现正激烈战争之中,祈县长火速派队援助,切切为祷。”
    张伯祥接到李长有的求救,当即将情况报告国民党军队一位王姓副师长。这就是文章前边的那段话。其后,张伯祥又先后向国民党省主席刘茂恩及许昌五专区专员吴协唐发了两封密电。第一封密电为:“密情奸匪除围攻郏城外,又以大部兵力围攻郏西北李长有驻在地马沟。顷据告急求救,当派焦道生(临汝县地方武装)率枪兵200名,韩叙伦枪兵100名驰援,会合李部协力痛剿。战况如何容续报。”第二封密电内容为:“密(1)郏县奸匪猖獗,临汝北山登封以南奸匪约4000人;(2)15军全部于申鱼开郑;(3)本县城防调集地方团队人枪1000固守防奸匪。”以上档案均存于汝州市档案馆。
    身为国民党县长的张伯祥,在日本投降之际,不是与八路军一道配合作战,歼灭顽固抵抗的日伪军,而是与垂死挣扎的日伪军联手,抗击八路军的正义之战,充分暴露了其“破坏和平,挑起内战”的罪恶用心。(该档案现存汝州市档案馆)


主办单位:中共汝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地址:中共汝州市委622房间 电话:0375-6862935
邮编:467599 Email:hnrzdys2007@126.com   斗米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