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页面:首页 > 豫西狂飙
豫西狂飙

豫西狂飙(五)

 

2015/11/5 15:14:27   来源:   人气:72

 

19

     过了中午,天彻底放晴了,地上也不再那么泥泞了。这天正好是白栗坪老百姓赶集的日子,半里多长的街道上,开始人潮涌动,小镇热闹起来。 队伍唱起了洪亮的军歌,吸引了一群群围观的群众。宣传队员忙着向群众们散发传单,宣传八路军的抗日主张。张静波也带着几十个战士帮工作队员们散发传单。他们把传单抖得“哗哗”作响,边走边大声向群众喊话:“老乡们,我们是八路军,是专门打鬼子的!”“团结一致,共同抗日!”“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有的战士在帮不识字的群众解释传单宣传的内容。
     屈怀中找来了一条长梯靠在街道的一面大墙 上,用白石灰水刷写标语:“八路军愿与广大人民群众联合起来,一致抗日!”可标语没写完,他身上已经沾了几块白点了,几个战士笑嘻嘻地对他喊:“连长,你身上变白了!”屈怀中乘战士们正说笑间,把刷子猛地一抖,几个战士身上都有了白点子,大家相互看了看,都忍不住 笑起来了。
    三十五团参谋长张介民站在一块青石板上,亮开嗓门向群众喊开了:“我们八路军是来和老乡们一道打鬼子的。”有人问:“你们的老总是谁呀?”    
    张介民高声回答:“我们不叫老总,叫司令。我们的司令叫皮定均。”又有人问:“是十三军的汤恩伯厉害,还是你们的皮司令厉害?” 张介民撇了撇嘴说:“不就是十三军的那个汤恩伯吗?他没听到鬼子枪声就像兔子一样跑了,他还能叫厉害吗?我们皮司令在太行山打了七年鬼子,把那里的鬼子都打怕了。黎城一战,消灭了三百个鬼子。他打游击让鬼子摸不着头脑。他经常出入敌人的老窝,鬼子称他皮猴子。他汤恩伯有这个胆量吗?”众人听张介民这么一介绍,都来了兴趣,围在他跟前听他讲皮司令的故事。
     一个年轻人笑着说:“听你这样讲,还是你们的皮司令厉害啊!他敢和鬼子硬干,算上个英雄。那个汤恩伯是河南的一大害!今年快收麦子时候,小鬼子打过来了。他还在鲁山的下汤镇的温泉里泡澡呢。鬼子还没到,他自己就化装成伙夫跑掉了。司令长官蒋鼎文也好不到哪里去,枪一响,他雇了头小毛驴,一手抱着钱盒子,一手拉着姨太太就逃命去了。”
    一个年轻人说:“昨夜人家八路军就躺在俺家屋檐下睡觉,不打扰老百姓。可那些中央军吃着军粮,打起仗来个个都是怕死鬼。平常他们就会欺负老百姓,对老百姓凶得如狼似虎,可小鬼子来了,他们都像过街老鼠,到处乱窜。有一群遭殃军跑到我们村子上抢劫,一个逃兵到 高有叔家抱了两只鸡就跑,气得高有叔操起扁担就追打他,边打边骂:‘你们这些王八蛋,把老子的鸡留下来,把你们的枪也留下来!’那当兵的忙拔腿就跑,高有叔一个箭步跃了上去,一扁担就把那个家伙打翻在地。高有叔上前一脚踏在那家伙的背上,脱下鞋朝那家伙屁股上揍开了。高有叔气愤地骂道,看你们这帮狗日的还敢不敢欺负老百姓了。   这个家伙疼得连声求饶,连声高喊:‘老爷饶命。’他偷鸡不成,反蚀了一把米,白挨了一顿,还把那支步枪给留了下来。”
     众人听了哈哈大笑起来。 一个老大爷也连声夸道:“如今来了给飞机场放工的皮司令,咱们就不怕小鬼子了。”
     几个年轻人听了队伍洪亮的军歌也不停地议论:“你看看人家八路军,守纪律,爱百姓,还来给我们打鬼子。他们十三军敢吗? 日本鬼子来了,他们扔下老百姓就跑。老百姓气坏了,追着打他们。人们骂他们说,宁叫鬼子烧杀,不叫十三军驻扎。他们再也不敢打十三军的招牌了,一到我们庄子就自称是八十五军的人。我们一看他们那德性,就知道不对头,八五一十三嘛,还是这帮狗东西,我们追上去就狠命地打,我们才不养活这帮饭桶呢!”
     皮定均见满街都沸腾起来了,就对王诚汉、钟发生说:“你去叫几十个战士,把我们的迫击炮、轻重机枪扛到街上游街,一路上让战士们放开嗓子唱歌, 要唱出气势,亮出军威,让白栗坪一带的老乡们振奋起精神来!”
      时间不长,王诚汉、钟发生领着战士们出来了。前面几排战士们扛着锃亮的迫击炮和重机枪,迈着整齐的步伐走过来,后面的战士们,肩挎步枪,腰间是崭新的牛皮弹夹,背插大刀,威风凛凛地从大街上穿过。人们纷纷围了上来观看,大家议论开了,“嘿!还是人家八路,有刀有枪,还有大炮,多带劲啊!”
     有个小孩子惊喜地望着一列列整齐的队伍,问战士们:“你们这些新家伙是从哪里弄来的?”战士们自豪地说:“这些新家伙是我们从鬼子手里夺过来的。”大家听了这话,都鼓掌叫好起来。
    不到半天时间,“白栗坪来了八路军”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传遍了这一带的山村古寨。人们都纷纷议论:“从太行山上下来了个皮司令,领着几万人马来咱河南打鬼子,把小鬼子的飞机场都给踢飞了。”

20

      第二天一大早,李如松就赶到梁敏之家商量同八路军合作的事。看家护院的老管家对他说:“二爷梁敏之和四爷梁光弼带着家人去南山秋树岭躲避兵祸去了。”李如松听了忙辞别了老管家,直奔秋树岭而来。李如松老人一口气跑了十几里山路,终于在一家农户找到了梁敏之,他一副乡绅打扮,头戴一顶黑呢礼帽,一身黑绸长袍,显出他富甲一方的派头。他见到李如松,惊讶地问:“如松,你现在来干吗?”李如松擦了把汗,把皮定均的信交给了梁敏之。梁敏之看也不看就说:“你念一下大概意思就行了。”
      李如松叹了口气说:“梁先生,你是知道我认识不了几个字,这不是出我的洋相吗?”
     梁敏之又把信交给了在一旁的四弟梁光弼。梁光弼展开信纸朗声读道:
梁敏之先生钧鉴:
     我八路军豫西抗日独立支队受八路军前方总部派遣,由太行山开赴豫西,共赴国难。我们闻听你身为一方元老,且有拳拳爱国之心,愿与贵部合作,共抗倭寇,完成救国大业。还望你见信后速与我支队联系,共商大计。
                         司令员皮定均
                          民国三十三年中秋
     梁敏之听罢信,笑着说:“如松,你怎么做起八路军的信使来了?不是八路给了你什么好处吧?”
     李如松听了笑着说:“人家皮司令礼贤下士,亲自登门到我家,给我讲了许多抗日救国道理,让我感触颇深。昨天晌午,八路在白栗坪大街进行抗日宣传,老百姓听了心里高兴。我们白栗坪修飞机场的几百个人也回来说八路军好话,不由人不信啊!再说我们这一带的队伍大都是庄稼汉出身,没有训练过,如果不和八路军合作,鬼子们再来,我们怎么办呢?”
     梁敏之想了想说:“如松,你说的话在理,让我好好想想再给你一个回话。我是坚决抗日的,我决不去打八路军的,我对国民党中央军不抱什么希望。还希望你把这话带给皮司令,让他放心。”
     李如松听了他的话,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便返回白坪找支队领导汇报。皮定均、徐子荣听了李如松的报告,也都喜出望外。皮定均激动地说:“李大爷,你为我们安家白栗坪帮了大忙, 我代表支队谢谢你。”李如松听了摆了摆手说:“只要你们抗日救国,让老百姓有安稳日子过就行了,言谢就不必了。”
      徐子荣上前握着李如松的手说:“李大爷,我们八路军忘不了你,你的抗日举动让我们敬佩。不过我们希望你能再接再厉,把这一带的社会贤达联系一下,到支队司令部吃顿饭,我们想开一个统战会议,共商抗日大计。我们还希望老先生成全啊!”李如松点头应了下来,说:“只要梁家出面响应,各方面的事情就好办了!”
     皮定均笑着对李如松说:“我们有个想法,把司令部驻扎在你们李家,再为我们办几桌酒席,经费由我们用现洋付给。不知李老先生意下如何呀?”李如松听了,满口答应,转身回去操办皮司令交代的事去了。
    躲进深山的老百姓纷纷成群结队地回到村里,平时安静的山村开始热闹起来。
     皮定均、徐子荣送走了李如松老人后,在司令部召开了豫西地委和支队团以上干部会议,地委书记、支队政委徐子荣主持会议。他兴奋地说:“我们经过二十多天的艰苦行军,终于到达了目的地白栗坪。今后我们要立足此地,开展敌后抗日游击战争,创建豫西根据地。我和皮定均司令员商量后决定召开这个会议,研究制定下一步行动计划。”
接着,皮定均在会上说:“我军初到豫西,人地两生。广大群众由于受敌、伪、顽势力的反共宣传,对我们共产党、八路军的抗日主张和政策很不了解;同时,支队的许多干部、战士也不清楚下一步行动。为了开好会议,我先传达八路军总部和北方局代理书记邓小平同志关于开辟豫西抗日根据地的重要指示。”
     与会同志根据皮徐二人的讲话进行热烈讨论,纷纷发表自己的意见。徐子荣汇总大家的意见,提出下一步工作任务:“我们首先是坚决贯彻上级重要指示,大力宣传我党我军的抗日主张、方针、政策,树起抗日的大旗,一刺发动群众,把一切愿意抗日的人士和民众争取过来,组织起来,共同抗战。其次,我们要千方百计地寻找和恢复地下党组织,并帮他们组织开展活动,发挥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
     皮定均站了起来,左手指着地图大声对大家说:“我也提一条,我们要尽快掌握敌情,捕捉战机,选择有利目标,对日伪军进行几次强有力的打击,以扩大我党我军的政治影响,取得人民群众的信任。”
     徐子荣兴奋地说:“白栗坪安家问题已经妥善解决了,我们也该放心了。我看豫西这一带民风强悍,崇尚武风,也不买我这个政委的账,我看我们把皮定均的威信树起来,这将对我们开展下一步工作是大有好处的,以后宣传就以皮定均同志为主,把皮定均同志的名声喊出去。”
     皮定均有些坐不住了,对徐子荣说:“老徐,这恐怕不太妥当吧?”徐子荣坚定地说:“我们必须从实际出发,让老百姓信服我们。他们只认司令,我们就树个司令给他们看,他们就一定会接受我们的宣传。我们下一步准备分兵宣传抗日。我们好好研究一下行动方案吧!”
这时,方升普和熊心乐已经把地图铺开了,几个人就围在地图边议论开了,商量行军路线。
     徐子荣首先说:“我想我们应该趁热打铁,进行一次武装大宣传活动。这次行动我们兵分几路,带上武器、传单、布告,走他十几个县,宣传说我们这次出动了上万人马来河南了,把老百姓对日寇的恐惧感给打掉,激发他们的爱国之情。”
     皮定均指着地图说:“我看我们来个四面开花,兵分四路,按蜜蜂采蜜的‘8’字舞形状出发,把我们的声势造出来,怎么样?”徐子荣忙问:“老皮,你好好讲讲你的分兵方案,让大家听听。”
     皮定均边指划地图边讲:“第一路由你我带三个连队的兵力深入到敌人活动的腹地偃师、洛阳一带行动,去摸摸日本鬼子的脾气;第二路由三团参谋长沈甸之带领三团四连去荥阳、汜水、密县,往北面走一趟;第三路由方升普、王诚汉同志率领三十五团去临汝、禹县一带活动。最后让林祥同志和心乐同志带一个连队和工作队留在白栗坪一带行动,巩固一下我们的大后方。各支部队在半月以后再回到这里会师,汇报一下各自遇到的情况。你们看这样安排怎么样?”
     徐子荣接着说:“我以为我们在这次行动中要白天休息,搞宣传,晚上行军,走成八阵图,产生一个撒豆成兵的效果,尽量让敌人感觉到我们有上万人的队伍在行动,让敌人恐慌起来,让群众振奋起来,把声势宣传出来。”
    与会同志经过讨论后纷纷表示同意皮徐二人的意见,决议通过把这三条作为支队今后的首要任务,采取兵分四路进行武装大宣传,遍地开花,尽快把民众的抗日热情激发出来。会议还讨论制定了皮徐支队与豫西民众《约法五章》的主张,即:扫除敌伪,收复国土;取缔一切敌伪汉奸组织;组织人民武装,开展游击战争;实行民主政治;废除一切苛捐杂税,救济灾荒,发展生产。
    10月2日,皮定均徐子荣等支队领导在李如松家设宴招待了白栗坪、马峪川一带的社会名流梁敏之、梁光弼、梁锦铎、高怀玉、刘魁三、孙秋芳、周冠武等人,并向赴宴的各界人士宣传了八路军的主张,号召大家团结起来,受到与会人士热烈响应。
    随后,支队司令部就设在白栗坪,一直到后来八路军撤出豫西。据说在延安毛泽东主席窑洞内的全国抗日形势地图中就标有白栗坪。

 

21

     10月3日,支队的分兵宣传行动开始了,支队和地方干部组成的四路武装宣传队,分别奔赴嵩山、箕山周围各县,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和各项方针政策,以及《约法五章》,发动群众,联系地下党组织,调查了解情况,开展抗日工作。各支队伍唱着军歌出发了。他们满怀激情地活动在乡镇村庄,深入各界人士之中,发动群众参加这场轰轰烈烈的抗日运动。
     皮定均、徐子荣率领一支队伍前去偃师佛光峪开辟新区。皮定均骑着菊花青骡子,徐子荣骑着 火龙驹战马,沿着崎岖的山路向西北方向前进。山间小道上响起了清脆的马蹄声。战士们也一个个精神抖擞,昂首阔步地跟在皮、徐二人后面。
     他们向嵩山西北方向的五乳峰而来。千古名刹少林寺院的壮丽景色渐渐映入他们的眼帘。五乳峰群峰连绵,像一把巨大的交椅,环绕着这名闻天下的古寺, 嵩山仿佛有了灵性,青峦翠嶂之间到处是清泉飞瀑,冰凉清澈的泉水都流进了少林河。欢腾的少林河像一条玉带环绕于众山峰脚下,最后奔腾着流向远方,不时传来清脆的流水声,让人耳目一新。寺内外古木参天,遮天蔽日,绿意融融,在青翠欲滴的绿树丛中不时显露出红墙绿瓦和一座座古朴端庄的古塔。这一切让少林寺显得古朴苍劲,景色迷人 。
     皮定均望着千年古刹的胜景,对徐子荣说:“老徐,我从小就听说少林寺名震天下,是我们中国武术的发源地。今天我们有机会路过这里,进去看一看怎样?”
     徐子荣看皮定均游兴颇高,也不好意思违了他的心愿,点头答应了。在他眼里,皮定均玩起来像个孩子,爱和人说笑,可打起仗来英勇顽强,机智灵活,判若两人。他们前后断断续续同事二三年,他对皮定均为人处事了解得十分透彻。长期的军事生涯让他练就了指挥员身上特有的干练果断、处事机敏的性格,这一点刘伯承师长都对他十分钟爱。徐子荣也早喜欢上了这个青年将领的独特风格。他对皮定均总结一句话:真诚中有几分狡黠,勇猛中透露出几丝真诚。
     到了少林寺山门前,皮定均为了不惊扰佛门净地,就让队伍在寺外的树荫下休息,和徐子荣带了随身警卫员进了山门。首先映入他们眼帘的是大雄宝殿的废墟,一旁插着的木牌上写着“大雄宝殿为石友三所毁”几个字。皮定均看到木牌不由骂道:“败家子!”                              
    “这个石友三,先烧少林寺,后来投靠日本人当了汉奸,真成了千古罪人!”徐子荣说。                                                           
     他们在一块石碑前停下脚步,定睛一看,只见一幢御碑正面刻着“世民”两个大字,背面小字刻着少林寺武僧帮助唐王李世民攻打王世充的故事。
     “你知道许世友军长吗?他参加红军之前就在少林寺习武。”徐子荣说。            
     皮定均动情地说:“许军长和我当年都是红四方面军的人。我是新兵时,他就是团长了,听说他的大刀片子抡起来几十个人都拿他没办法,他还能把石滚抱起。他的武功在四方面军尽人皆知。我们现在到了许军长练武之地,作为军人,我们应该好好参观一下古寺 ,一饱眼福,也是人生一大快事。”
     正说话间,从后庭走出一名僧人,只见他头戴平顶僧帽,身着黄色圆领僧衣,足蹬澄黄绸镶边的僧鞋。他瘦高个子,脚步轻盈,可脖子上一串佛珠几乎不见摆动,足见他功力深厚。这和尚走到二人跟前,双手合掌,朗声道:“二位长官,不知你们光临,小僧有失远迎,还望二位长官恕罪。长官们请到客厅上饮素茶一杯,略表我少林寺僧人迎客之意。”
     皮定均、徐子荣二人 跟随这位和尚进了上院客厅。客厅位于藏经阁后面,他们二人抬头一看,“龙庭”两个镏金大字显得苍劲有力,挥洒自如,他们再看下方落款才明白,是乾隆皇帝弘历的墨迹。原来在大清乾隆十五年,乾隆皇帝登嵩山以后游兴未尽,又来到名刹少林寺。乾隆皇帝豪兴大发,挥笔泼墨留下这两个大字。从此以后,这里就改成了客厅,作为接待前来游玩的达官贵人、四方名士之处了。
     那和尚安排皮定均、徐子荣坐下,忙命人上茶。皮定均开始不好意思了:“大师傅,我们是来参观贵寺名胜的,随便看看就走了,不劳你们费心费力了。”可那知客僧又是献茶,又是递毛巾,殷勤得让人觉得有些反常。皮定均猛地抬头一看知客和尚脸色,发现他的脸色大变,汗珠子已经滚落下来,笑也笑得极不自然。皮定均朝窗外一瞧,发现寺院中人影飘忽,鬼鬼祟祟,交头接耳,而且他们手中都握着长短武器,在台阶上走来走去,如临大敌。见此情景,皮定均心里明白,自己被监视起来了。
     皮定均心想:“他们要干什么?是看中了我们枪支了,还是怕我们交了他们的械?这都有可能。不管他们怎样,我们决不能示弱。很明显,眼下形势对自己是极为不利的。”
     皮定均想到这里,站立起来,正色责问知客和尚:“你们搞这套是干什么?你们闻名天下少林寺就是这样的待客礼节?真是活见鬼了!”
     “没什么,没什么。长官请用茶。”知客和尚到底底气不足,说话语气更加低沉了。
     “我们不是来这里做达官贵人,来吃茶摆阔气的!我们是冲着你们少林寺的名气而来,参观宝刹的。让参观我们就参观,不让参观我们就走人,用不着大动干戈嘛!你们这种做法也太不光明正大了吧?这里不像是佛门净地,简直是强盗窝。我们八路军决不吃你们这一套!你们也休想用这一套吓唬我们。”皮定均正色道。
    知客和尚更不自然了,忙用毛巾擦拭脑门上的汗珠。
    皮定均一见他这副模样,心中暗自好笑。他又提高了嗓门,要让厢房走廊里埋伏的和尚们全都听到他的话音,厉声道:“你们前面的大雄宝殿是哪个人放火烧毁的?是我们讲‘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八路军吗?不是,是大军阀、大汉奸石友三干的。国民党四十万大军在日军的进攻下全线溃退,这你们也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小鬼子也吃斋信佛拜菩萨,可他们在佛门圣地又干了什么?他们在你们大门前强奸妇女,又用刺刀捅死了那么多中国人,又用牛皮鞋底打你们这些和尚耳光。那时你们为什么不动刀舞枪?你们为什么不反抗他们?你们号称禅宗祖庭,武林渊源,难道你们练武就是让鬼子汉奸欺负的吗?你们手中的刀枪到底干什么用的?作为中国人,连我们都感到脸红。我们八路军是来这里打鬼子的,前些日子我们八路军攻打飞机场,中岳大地尽人皆知,打出了中国人的威风。今天我们前来参观古刹,意想不到你们会这样做,实在让我们寒心啊!”
     徐子荣听了皮定均一番慷慨激昂的讲话后也站了起来,用手指着少林寺下半院说:“你们自己看看,你们的藏经阁,钟鼓二楼,几座殿宇,汉柏、秦槐都被他们如此毁坏,面壁石、经堂这些古建筑也受到这般株连,实在让世人痛心疾首,熊熊烈焰四十五日不熄,这应该是你们少林寺的浩劫吧?千古少林被如此蒙羞,实为千年耻辱。天下人谈及此事,无不愤慨。日本强盗在贵寺前行凶作恶,更让佛门圣地玷污受辱。你们还能心安理得地坐在佛堂吃斋念佛吗?”
     徐子荣话音刚落,知客和尚早已面红耳赤,又羞又惭,一句话也答不上来了,外面那些舞刀弄枪的武僧们早已停止了动作,一阵低声的交头接耳后,还没等知客和尚放话,早已知趣地离开了。客厅内外一片寂静,知客和尚早已满头大汗,站立不住。皮、徐二人则端起香茗,悠然品茶,单等住持的到来。
     这时,少林寺住持祯绪方丈款款走来,迈步进了客厅。皮、徐二人抬头望去,只见方丈白须童颜,面容清瘦,但他精神饱满。方丈双掌合十,朗声道:“敝寺上下拥护八路军抗日。八路军打飞机场的事,我们也是知道的。长官请吧!老朽甘愿陪伴二位将军畅游山寺,以尽雅兴。”住持一个“请”字,右臂轻轻一挥,做了一个邀请姿势侧立一旁。皮、徐二人放下茶杯,肃立整衣,跟着住持游览闻名天下的古刹少林寺了。
     住持陪着二人,先来到千佛殿,只见画廊上五百罗汉彩绘深深吸引了皮定均。只见画面上一个个罗汉生动逼真,姿态各异,用笔豪放,用色讲究,整体看上去众罗汉则神采飞扬,让人久久难忘。皮定均驻足注目了好一会儿,他是行伍出身,自然对罗汉感兴趣。他雅兴上来,还照着罗汉画上的姿势练了几下,直到徐子荣催他才恋恋不舍地离去。
     走出大殿,他们又 浏览了碑林。甬道两旁和小道外侧石碑林立,各个角落的石碑更让人目不睱接。住持祯绪指着石碑娓娓道来,让皮、徐二人大开眼界。宋代书法家米芾的“第一山”字碑,唐太宗御书少林寺主教碑,乾隆御碑,武则天檄碑,仿吴道子绘观音石像碑,达摩渡江画像碑等,让二人大开眼界,也让他们感悟了少林寺深厚的文化底蕴。二人听罢住持的一番讲解感叹不已。徐子荣自幼就饱读诗书,博古通今,所以听得津津有味,还不时向住持请教一些问题。可皮定均却没有听懂多少,他的文化程度不高,只是在激烈频繁的战斗间隙学习得来,可他也是认真听住持讲解。 
     接下来是参观塔林。少林寺西边古塔林立,这里葬着远到大唐,近到晚清的二百多位主持僧,为全国塔林之最。一座座古塔静静地耸立在那里,仿佛成了千年的历史画卷一下子就展现在人们面前。形状各异,塔层错落有致的塔林,让人仿佛忘记了战争的苦难,让人遨游到历史长河中,体味那少林寺的沧桑之变。
     当住持讲到那活生生的历史往事时,皮、徐二人陶醉了,他们听得异常专注,仿佛刚才什么也没发生过,他们只是普通的游客,来进行一次普通的漫游。
     住持见两位老总态度缓和下来,才和颜悦色地说:“二位将军与其他军人不同,你们举止行为让敝寺上下敬佩。你们明事理,又重视文化,再加上前些日子飞机场一役,大快人心,百姓一传十,十传百,已经深入人心,不久贵军就可在中岳大地生根发芽了。你们二人文武兼备,令人敬仰。可你们有所不知,倭寇压境,国军主力不战而退,实为民族不幸。寺前之辱,全寺上下自感惭愧,不胜惶恐。可一个多月前,一支队伍突然闯进敝寺,自称‘河北八路军’过河侦察。 我寺闻知八路军风气甚好,就给予方便,让他们在敝寺歇息。谁知这帮歹人趁半夜时分劫持全寺上下人等,讹诈敝寺一笔重金,又洗劫了老朽屋内一座金佛后扬长而去。从此以后,本寺为了看守门户,也只好在佛门清静之地,整天舞刀弄枪,让二位将军见笑了。”
     皮定均听罢住持一席话,才明白了刚才那一幕误会的根由,可一听有人冒充八路军打家劫舍,顿时火冒三丈,厉声道:“不知何处匪徒,竟敢冒充我们八路军,干这等见不得人的勾当,坏我八路军名声。他日若遇到这些冒名之徒,我们决不姑息定予以严惩,替贵寺雪耻,为我军正名。”方丈双手合掌,朗声道:“阿弥陀佛,这件事就拜托长官了。”
     谈话间不觉得将近中午,方丈和颜悦色道:“请二位将军用些斋饭吧!”
     徐子荣赶紧说:“大师,我们打扰贵寺,已觉内心不安。眼下我们军务在身,不敢耽误。”
     方丈看二人去意已定,只好说:“二位既然军务繁忙,老衲就不便强留。不过生逢乱世,军阀日寇毁我寺千年文明一旦,实仍我寺上下之奇耻大辱。值此峥嵘岁月,我寺上下断不会苟安。八路军有所求,敝寺必有所应。假若他日日寇胆敢再来行凶作恶之时,敝寺上下定全力痛击,以雪前时之耻。我寺众僧定会响应贵军抗日之主张,为抗日尽力。”
    皮定均、徐子荣和众僧挥手告别,带着队伍继续向西前进。


主办单位:中共汝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地址:中共汝州市委622房间 电话:0375-6862935
邮编:467599 Email:hnrzdys2007@126.com   斗米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