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人物

焦裕禄式的好干部——杜才法

发布时间:2021-08-27      文章来源:      点击次数:

杜才法,又名杜才发,男、汉族,1927年9月生,汝州市杨楼镇耿庄村人。195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寄料公社党委书记、临汝县委常委、临汝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等职。他对党忠心耿耿,对人民满腔热忱,对工作兢兢业业,对下属关心爱护,艰苦朴素,廉洁奉公,可称其为焦裕禄式的好干部。
 

图片

 

一、红心向党

杜才法自幼家境贫寒,兄姐4人,他排行老末。父母为期待能过上富裕生活,给老大起名发才(财),老二起名才旺,老三起名才发。但封建黑暗的旧社会,始终没有满足父辈的夙愿,他家成年累月过着食不饱腹、衣不遮体的贫穷生活。每年收的粮食,仅仅能吃半年,大半年时间靠逃荒要饭度日。
杜才法从14岁起,给一个私塾学校打杂。先是担水、扫地、拾柴,后来还要帮助做饭。看到同龄的孩子在上学,他打心眼里羡慕,就抽空偷偷站在窗台前听老师讲课。又从要好的学生那里借来旧课本学习认字。就这样,他认识了不少常用字,解放初还当了扫盲老师。后来当了村文书,继而又脱产当了国家干部。
因为他受尽了旧社会的苦,深感新社会的甜,一参加工作,就积极肯干,进步很快。1958年8月,大办钢铁,他就当上了纸坊万人炼铁厂的、党委书记、副厂长。
寄料原来和杨楼是一个大公社。1961年分公社时,他就当上了寄料公社的党委书记、革委会主任,一直干到1978年4月。1978年5月至1981年12月,任临汝县委常委、县财政贸易办公室副主任。1981年1月至1987年4月,他担任临汝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二、用心血使寄料面貌大改观

杜才法在寄料工作16年,使寄料的山山水水得到了很大改观,农、林、牧、副得到了全面发展。
寄料公社是个丘陵山区公社,农业生产条件差,但有丰富的煤炭资源。他很早就树立了“以副养农”的指导思想。
炉沟煤矿是寄料的“老母鸡”。“文化革命”中闹得不能生产,出点煤也卖不出去。曾有人提议,把煤矿停了算了。杜才法坚持一定要办下去。公社拿钱养了13名老工人,让他们在那里看好场面物资,维护好井下工程,硬是把煤矿保留了下来。从1969年开始恢复生产。每年生产10多万吨原煤,3万吨左右焦炭,可向公社交80至100万元。
公社有了钱,就可用来扶持农业生产。1970年从洛阳买回了东方红大拖拉机,又从上海买了两台30匹马力的拖拉机,在全县第一个建立了公社拖拉机站。又鼓励各大队买拖拉机,凡买一台30匹马力以上的拖拉机,公社补助90元。一部拖拉机价值万多元,实际是公社拿了大头。有了这个鼓励措施,先后有18个大队买了拖拉机,每到收种季节,到处都可以听到拖拉机的轰鸣声,使农业机械化跨了一大步。
“水利是农业的命脉。”寄料十年九旱,50000多亩耕地,水浇地只有3000多亩。杜才法带领党委一班人,致力于解决水利问题。采取两条腿走路的办法,骨干工程有公社主办,中小工程队办社助。实行专业队和人民战争相结合的方法,修水库,开水渠,打井,挖水塘,建提灌站。经过十年奋战,使灌溉面积达到20000多亩。遇到大旱,机械灌溉,公社供油。公社成立了物资转运站,专搞抗旱物资供应。由于解决了水利问题,粮食单产大幅度提高,平均单产仅低于水土条件优越的城关镇,名列全县14个乡镇第二位。
三、“骆驼岭”上过年
哪个村造了几亩林,种了多少树,杜才法不看笔记本,都能说得一清二楚。他深知,在山区植树造林搞水土工程保持的重要性,因此十分重视林业生产。
1964年,他首先帮助周庄大队建立了第一个大队林场,主要种植桐树和苹果,用材林和经济林相结合。接着就在周庄林场召开现场会,在全公社推广。要求各大都要建立林场,因地制宜选择品种。从1964年到1977年,经过13年的奋战,先后建成了周庄、磨石、黄柏、董沟、赵沟五个桐树用材林场。杜才法又和梨园煤矿协商,在高庙、雷湾、竹园、张坡、程庄、小寨、徐庄七个大队建起了“矿助林”槐树林场。矿助林,就是梨园煤矿拿钱买树苗或种子,由附近大队组织社员在自己的山坡上种植。成林后,木材优先供应梨园煤矿使用,照价付款,这是一举四得之策:社员有了经济收益,煤矿有了用材基地,保持了水土,绿化了大地。
杜才法在植树造林上付出了很大的心血。1975年冬,在黄柏大队骆驼岭上搞植树造林大会战。春节时,公社干部都回家过年了,他继续留在山上和群众一同过“植树年”。大年除夕,他住在用石头垒起来的临时指挥部里,寒风从石头缝里钻进去。夜里冻得睡不着了,他就起来去刨树坑,以劳动来增加身体的温度。天明了,大队支部书记张年到山上给他送饺子,他还在那里干。支部书记看了心疼地说:“老杜,你不要命了!”杜轻淡地回了一句:“干点活不冷。”在吃饺子时,张年看见老杜的手冻得裂着血口子,心疼得直想掉眼泪。上工的社员都去了,围着老杜说:“杜书记,您真是俺的好书记啊!”老杜连声说:“不要叫书记,不要叫书记。”
“文化大革命”中,中央有个文件,说“在党内一律不称官衔”。杜才法垂范落实这规定。开始不习惯,机关同志不经心地叫他杜书记。他总是说“不能叫,中央有规定。”久而久之,在寄料称官衔的习惯就彻底改掉了。同志们见面都亲热地互叫名字或只叫姓,显得和谐无间。
在植树造林中,他总结了不少经验。“沿着水平线,围着山头转。”“外高里低,保肥蓄水。”经过十几年的奋战,基本上改变了寄料的山山川川。山区树木成林,郁郁葱葱;丘岭地槐树戴帽,桐树缠腰,果树穿靴,呈现着一片绿色景观。
六畜兴旺是富裕农家的象征。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还没进入商品经济时代,同时还在不断地割资本主义“尾巴”。要发动群众搞养殖业是不现实的,只能积极发展改良集体牲畜。在机械化程度很低的时期,牛是重要的劳动力。为了繁殖更多更壮的牛,杜才发想到了改良牛种的办法。首先是让兽医站到山区大队阉割公牛,禁止野交乱配,尔后公社拿钱买种牛,各村建配种站,优种交配,提高牛犊质量。

四、拾粪书记

杜才法艰苦奋斗的作风常常让人感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公社干部下乡都要自带行李,吃住在村,不开会不回公社。每次开完会,不管早晚,杜才法都要背着被子到村里去住。可以说,一年365天,他在公社住的时间不超过100天。
1974年冬,有一天下着大雪,他在郭沟村驻队,下午赶到公社开会。走到牛沟东坡,因路滑摔倒,左臂骨折。在医院对接固定后,只住了三天院,就要求出院。“伤筋动骨一百天”。在医院领导的反复劝说下,勉强住了半个月。1975年春天大旱,寄料大队和社员一起担水浇麦,他也到了现场。大家劝他回去,他不走,硬是兜着左臂,用右手拿瓢取水顺着麦垅浇。在场的干部群众倍受感动,纷纷议论,人家老杜带着伤还来抗旱,咱更得下劲干。
1975年,推广灵宝县“精兵简政”“干部参加劳动”的经验。杜才发积极响应。他首先让公社办公室制作了干部参加劳动记工本,人手一册,到哪里参加活要由当地干部记工分,并要签上名,每月进行一次检查,年终进行评比。杜才法带头身体力行,购置了箩头和拾粪锨,经常带在身上,走到哪里拾粪到哪里。拾到一定数量,倒在哪个生产队的地里,要让哪个生产队长给他记分签名,每五斤粪记一分。1975年冬的一天,他早早起床,去拾了满满一箩头粪,倒在了寄料五队的粪堆上,找到队长郭来福签了名。回到公社,他一屁股坐在他门前的台阶上。该吃饭了,他累得站不起来。公社干部把他扶起来,吃了饭,又继续召开党委会议。

五、“黄水疮孩子”喊吃饭

杜才法深入实际,联系群众。他踏遍了寄料的山山水水、队队村村,对寄料的人文地理一目了然。不管走到哪个村,大人小孩没有不认识他的。
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时兴大检查。冬春检查农田基本建设,夏秋检查农作物管理,遇到干旱还要进行抗旱大检查,每年都要进行三到五次。每次都是党委十几个人,背着被子,用四到五天时间,把全公社31个大队检查一遍,走到哪里吃住到哪里。那时都是吃派饭,每顿饭四两粮票一毛钱。有一次检查到平王宋大队,中午在大队等着吃饭。一会儿,有一个十几岁的小孩来叫人吃饭。这个小孩脸上脏得像“画眉”,流着浓鼻子,头上长着黄水疮。这个看看不想去,那个看看不想去。老杜站起来说:“恁都不去我去。”从这个小事上,也可以看出杜才发的高尚人品。
杜才法的廉洁奉公之举人人敬仰。但在个别人看来,杜才法的行为简直就是“傻子”、“神经蛋”。
寄料公社炉沟煤矿的汽车经常到庙下送炭,到洛阳、临汝县城拉物资,来往经常从他家门前经过。有时他往家捎三五百斤煤,不仅要付煤钱,还要付运费。矿领导说:“这是空车进城捎带,咋付运费?”杜说:“拉点东西就不费油了?应该付油钱。”不管怎么说,矿领导还是无法计算收他的运费。
下乡吃派饭,每顿四两粮票一毛钱,有的群众让着不肯收(不是嫌少)。后来下乡干部想了一个办法,不直接交给饭主,而是在他们不在时,找一个既隐蔽又容易发现的地方压在那里。有时没机会,又让不出去,也会欠一些饭钱。1964年,杜才法被抽出到偃师搞“小四清”。在洛阳集训期间,他把原来没让出去欠五家的粮票钱,包了五个小包,写上哪队哪户的名字,托人捎到公社办公室,代为偿还。他经常在山里边跑,山里人老实厚道,吃饭时煎两个鸡蛋,这就是招待贵客。凡是遇到煎鸡蛋招待的,杜才发总要另加一毛钱。

六、“萝卜疙瘩”书记

杜才法理财有度。公社每年收入近百万元,该花的钱从不抠索,搞水利、买机械办电、抗旱、成千上万放手花。不该花的钱,坚决不花。他和一般干部一样,都是睡的单人床,有人提出给他买个双人床,他坚决不肯。他说,我不能搞特殊。
能少花的钱尽量少花。1975年初冬,洛阳地区组织各公社党委书记参加农田基本建设流动现场会。寄料是个参观点。当时正在搞西干渠工程、马刨泉工程、牛沟大队战备洞、反修塘等工程。参加现场会的有200多人。中午管饭,吃的是锅贴馍、牛肉炖萝卜,足吃足喝。地区领导认为不错,简单实惠。但有的公社党委书记认为老杜太抠索,在别的地方吃的都是整席,在寄料只吃了一顿萝卜疙瘩。后来在洛阳地区开三级干部会议,杜才法亲耳听到有人指指戳戳说他是“萝卜疙瘩书记”。
杜才法严于律己,从不私自回家办事。如果县里开会,他顺便往家里送点东西也要给县委请假,晚上把东西送回家,第二天一早赶到县里不误开会。
七、“小气人”
1986年,杜才法任汝州市(临汝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期间,到王寨乡检查工作。中午吃过饭,胃里有点不舒服,他让炊事员给他切点胡萝卜吃。他接住胡萝卜,炊事员离开时,他说:“别走,还没给你钱嘞!”炊事员愣一愣说:“杜主任,还没见过你这样小气的人。”  
杜才法艰苦奋斗,呕心沥血干了几十年,退休后只停息了五年,就于1992年因脑溢血病去世,享年65岁。他死后只留下了一个500元的存折。
主办单位:中共汝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豫ICP备18039843号 豫公网安备41048202000106号
地址:汝州市广成东路老市民之家三楼 电话:0375-6862935 
邮箱:hnrzdsy2007@126.com 邮编:467599